万达彩票

"历史是不能出场作战的"

发表时间:2017-11-06 08:00:00 作者:管理员 来源:足球报

  记者张恺报道 “意大利,我不怕你们!”瑞典主帅安德森接受意媒采访时直接叫板,“意大利是比我们有名望、历史光环也多,4次世界杯冠军。但足球比赛,历史是不能出场作战的,过往没用。”这该是敲打意大利最好的办法,也是意大利球迷最害怕的说辞。

  单论经验值,11次参加世界杯的瑞典肯定不如18次参赛的蓝衫军团,目前国际足联排名,瑞典25位,落后意大利10位。两队共交手23次,意大利11胜6平6负明显占优,最后一次交锋在去年欧洲杯小组赛第2轮,孔蒂集团凭借埃德尔的个人表演式进球1比0小胜。不过两队23战的进球数没多大差距,意大利进28球丢24球。2004年欧洲杯,瑞典和丹麦2比2默契战平把意大利踢出局,意迷对北欧人怀有特别的愤恨。

  欣赏上世纪的意式防守

  55岁的瑞典教练安德森对意大利很不屑,声称不知道文图拉是谁,也不了解现在的意大利,言外之意,意大利不足惧、吊不起他关注的胃口。“抽签一揭晓,我没什么压力,才开始刻意去了解、研究意大利,看怎么对付你们好。我说对意大利知之甚少并不是瞧不起你们,而是世预赛阶段我只关心自己的小组,没心思想其它球队。最后一轮,我才腾出一点精力和人手去看看可能的对手,我的助手约纳斯·特雷恩去看了阿尔巴尼亚和意大利的比赛,也算偷窥一下吧。那之后,真正的备战才开始。”特雷恩熟悉意甲,他曾在罗马和那不勒斯教练组工作过。

  安德森承认意大利是国际一线强队,“我尊重意大利,但绝不害怕。我清楚我们的任务,过多对比没意义,我是务实派的人。作为足球爱好者和工作者,我游走多国观摩学习别人的长处,我对意大利足球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研究得很多,那时的意甲很美,俱乐部都很强,萨基的米兰是所有教练的分析课程。我欣赏那个时代,请注意,是那个时代意大利的防守,实在太棒了,链条式密不透风。我最喜欢的意大利球员是巴雷西、马尔蒂尼、詹蒂莱。”强调“那个时代”,等于直接打脸现在意大利的防守。

  安德森特别提到詹蒂莱,“1982世界杯他竟然盯住了马拉多纳和济科!太了不起了,那支意大利堪称伟大,夺冠实至名归。”然后老帅露出诡异笑容从过去谈到现在,“这次怎么击败意大利?首先要清空头脑,意大利拿了几次世界杯和现在没关系,我们没必要顾虑从前的意大利多强,詹蒂莱巴雷西这次也不在阵中!历史无用,起决定性的是现在双方阵容、球员状态,我觉得和意大利完全有得打,我们不落下风。”

  上次对垒、欧洲杯小组赛场面均衡,瑞典懂得利用身体的强壮、奔跑来限制星光黯淡的意大利,安德森为瑞典那场输球惋惜,“只是埃德尔第88分钟的灵光乍现突然起动过人打破平衡,格兰奎斯特上抢冒进了。我们整个世预赛阶段已经证明,只要瑞典保持高度专注、调动起全部力量,可以战胜任何强队,我们主场2比1拿下法国,和荷兰1比1战平把他们淘汰出世界杯,相信足够说明瑞典的实力。当时分组后几乎没人看好我们,觉得我们是陪跑的,可我们走到了今天。最后一场打荷兰我们踢得不好,但那场比赛不算数的,我们的目标只是别输成0比7就行,心理上放松了。”

  意大利粉丝不怀念伊布拉

  按照安德森的说法,瑞典能打到附加赛已是成功,而意大利落到附加赛如同悬崖,举国都在讨论“不进世界杯是天大灾难”,双方的心理、环境迥异。安德森笑道:“对了,压力都在意大利身上,不在我们这。瑞典已经超出人们的预期,但我不知足,不想停留在附加赛。”

  记者问:您会不会觉得意大利有低估瑞典的倾向?“或许个别媒体和球迷会这样,但教练组和球员不会,他们清楚自己的担子有多重,也会准备得当。但如果意大利小看我们,我还巴不得呢,那是好事,低估对手是失败的开始。如何攻破意大利的防线和布丰?没什么秘诀,只要按照习惯的方式、一贯的打法,除了最后一场打荷兰,我们每场预选赛都进球了,也创造出很多破门机会,我不担心进攻。”

  安德森自诩是意大利通,“我很熟悉你们的国家,也很喜欢。12岁时我就来意大利度假,整个暑假都在科尔蒂纳海边度过。成人后我几乎把意大利转遍了,和妻子经常到加尔达湖边休假。我们爱吃意大利餐、爱喝意大利红酒,爱你们的历史、文化、自然风光。我得承认,意大利是个全方位的美丽的国家。”

  意大利怎么打、用谁、什么阵型,安德森狡猾表示“不关心”,“思考对手会派谁出场纯粹浪费时间,想好自己的球员吧。我很现实的,精力都在自己知道的、能掌控的事情上,我不去瞎猜!反正意大利国脚普遍而言比瑞典球员技术含量高一筹,知名度更高,这也算我们的优势。”

  好吧,那就谈谈他的球员,瑞典阵中不乏球星,曼联高价引进的后卫林德洛夫、莱比锡红牛的边锋福斯贝里格、有意甲经验的格兰奎斯特,然而在意媒眼中,失去伊布拉的瑞典少了定海神针、当家球星,目前阵中没人可顶替伊布拉的作用,安德森有无重招伊布拉的想法?

  “再说一遍,我很现实,我不活在可能性和憧憬之中。我去年8月接手国家队时就给热拉丹打了电话,我们把话说得透彻,他重申不再效力国家队的决定,我非常理解。他不再年轻,国家队耗损体力精力,他不想再分神,要打好俱乐部赛事。好的,我尊重,从那时起我就再没考虑过有热拉丹的国家队,只去想我手头已有的球员,现在踢得也挺好。我的国脚们,我看在国家队还比在俱乐部踢得更好,发挥更佳,再说,我们的主场友人竞技场也很恐怖。能在圣西罗这样的球场圣殿和意大利过招,相信是个终生难忘的经历。我有多激动,取决于我们首回合在斯德哥尔摩踢成什么样、什么比分。”

  一个情感丰富的“新外公”

  安德森学历高,有体育教育学的硕士文凭,在足球圈工作33年之久,执教过各种青少年队和女足。球员时代司职前锋,效力本国俱乐部阿莱茨长达11年,并成为该队历史最佳射手,对这个纪录安德森,还一脸惊诧表示怀疑:“真的吗?我是第一射手?就算是,也是陈年往事了,无需再提。”

  他也在家乡球队走上教练之路,2015年率领IFK北雪平俱乐部拿到瑞典甲级联赛冠军和国内杯赛冠军。他和所有教练的观点一致:“执教俱乐部比国家队更舒服,能整天和自己的球员交流、合作,看着他们每天进步。到国家队没有这种可能,改变球员、团队战术的几率大大降低,更多的是组建好更衣室关系,争取让球员在合适的位置展示自己的特点。能执教自己的祖国国家队,所有的牺牲让步都值,多光荣啊。”

  安德森是个严格的教练,对助手们要求也很高,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以便随时能找到人,重视国家队每一个工作者,“所有人都同等重要,只不过分工不同。我在教练席上,重要性和除草工、仓库管理员、训练营的厨师一样,我不比他们高大。”

  安德森脾气大,承认比赛中经常发火,同时是个情感丰富的人,“10月10日我们去阿姆斯特丹打荷兰,我在球队大巴上接到家人电话,是个喜讯,我的外孙子劳降生了。我一个人哭了好久,太激动了。想起25年前我女儿降生的时候,历历在目。如今我都当外公了。”

  安德森说,退休之后还要在足球圈工作,只当个平凡的工作者就满足。“我说过的,更老一点不执教了,就当更衣室清洁工,或者仓库保管员,我还要品尝足球的味道,听球员们聊天说比赛。现在的我一直要求球员们干净整洁,把更衣室收拾妥当有序再离开,这是对他人的尊重。我也希望每个球员赛前都高声唱国歌,但不是硬性规定,但我说了之后球员们都唱国歌了,我满意,这是彰显民族自豪感的时刻。”

  安德森有个奇怪癖好,比赛之前都要吃鸡肉香肠,或者蘸番茄酱或蘸辣酱。“这是瑞典国人的习惯,估计都有60多年了吧,我从小就爱吃,到球场看比赛也吃。这不是什么迷信、祈求好运的行为,只是生活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