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彩票

恒大冠军杯,亚洲青训的汇报演出

发表时间:2019-04-20 05:55:55 作者:白国华 来源:足球报

记者白国华报道 规模颇大的“恒大国际冠军杯”,是观察各国青训的一次良机。


如果说参赛的四支欧美球队西班牙马德里竞技、巴西克鲁塞罗、俄罗斯莫斯科斯巴达和阿根廷班菲尔德,他们的实力是中国的队伍难以企及的话,那么四支亚洲队伍之间(恒大足校、河北华夏、日本鹿岛鹿角和越南河内)的较量,也许会给人一个直观的感受:


中国的青训离日本有多远?


越南的青训是否超越了中国?


未必会有标准答案,但总会有所裨益——不能说中国的青训这几年没有进步,但纵比之余还要横比,中国足球,在青训的层面上,要做的功课,实在太多太多了。

4月8日下午三点,恒大足校和越南河内的比赛,是这次杯赛的揭幕战。


这支已经在西班牙踢了两年的队伍,关于他们的信息,只能更多地依靠恒大方面提供的信息:


2012年9月,恒大足球学校开学,2014年10月设立西班牙分校。恒大西班牙足校U17大部分队员在2012年建校时入校,2013年正式组队,2015年球队在全国U13春季、秋季锦标赛上分别荣获冠军和季军。


2016年这批队员进入西班牙分校学习,同年6月在马德里Coslada杯赛中以进9球失0球的全胜战绩夺冠;2017年1月在马德里“TORNEO CUP”杯赛收获亚军,同年2月在全国U15锦标赛上斩获亚军;2018年3月获得马德里U16青年杯赛冠军。今年1月在“恒大杯”马德里足球冠军赛上,恒大西班牙足校U17队曾2比1逆转赫塔费,2月恒大西班牙足校U17凭借李昱衡和张达驰的进球2比0战胜巴列卡诺U17队。截至目前队内有16人,共51人次入选过各级国少国青。


恒大西班牙足校U17教练团队在青训队伍中堪称豪华,这也是球队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拥有与西班牙球队抗衡能力的重要原因。主帅胡立安,欧足联职业级教练,是2018年世界杯西班牙国家队助理教练;守门员教练蒂耶戈曾培养出德赫亚等知名球星;体能教练圣地亚哥则跟随皇马荣获欧冠、西甲冠军等荣誉;中方教练黄海敏2012年入职恒大足校,2018年进入恒大西班牙足校任教,拥有丰富的带队经验。

去了西班牙两年多,这次国内进行的杯赛,还是揭幕战,对于他们来说,是一次最好的汇报演出机会。


他们的对手是越南河内队,听起来这支队像是个软柿子,实际上,作为越南豪门球队的梯队,他们同样拥有很强的能力。该队主教练阮文鴘,2011转会到河内,球员期间拿过3次联赛冠军,2017年退役以后直接就到梯队任教,这支河内U17上赛季已经有部分队员参加过越丙联赛并且升级成功,本赛季他们代表河内青年队踢越乙,门将阮维勇则是越南U17队国门。


但这些情况,很多专业人士都未必知道,更遑论到场观战的学生、球迷和其他人了。


在很多人的设想中,在西班牙取得很好成绩的恒大足校队回国面对东南亚的河内,岂不是手到擒来?


甚至连恒大的队员也都是这么想的。

前锋吴俊杰赛后反思了这场比赛:“我们赛前就想着要怎么漂亮地赢得这场比赛。”队长张子立说:“我们确实太轻敌了。”


比赛的转折点发生在第15分钟,河内的反击,恒大左后卫12号范芮伟放倒了对手,他被红牌罚下,而对方把握住了这个直接任意球机会破门得分。


少打一人,落后一球,前锋张骏烨很快被换下。“我,还有我们全队,都蒙了。”


最终,恒大输掉了这场比赛。


中国球队又输给了越南球队,还是被很多人寄予厚望的恒大足校,真是让人捶胸顿足:中国足球,还有未来吗?


而在另外一片场地,河北华夏1比1战平了日本的鹿岛鹿角。


华夏是2018年国内该年龄段的足协杯冠军,鹿岛鹿角的青训一向出色,2018年亚冠MVP铃木优磨就是鹿岛鹿角的青训产品。


比华夏小一岁的鹿岛鹿角队,下半场完全控制了局面,并且扳平了比分,身高只有1.62米的石津快身穿8号球衣,担任队长,掌控着场上的节奏,10号舟崎步武左脚娴熟,是进攻中最有威胁的队员。


他们俩是第二次参加恒大国际冠军杯,也是这次鹿岛鹿角队的“前辈”。球队没赢,石津快对自己的表现也不够满意:“在控制节奏和指挥球队方面,我做得还不错,但离自己的期望值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去了鹿岛鹿角三个月的陈祥煜这场比赛没有得到上场机会,恰好来日本之前,他在河北华夏呆了一年,相对而言,他对华夏更加熟悉。

▲陈祥煜曾是华夏青训一员


这位出自于江苏江阴体校的队员,来日本只有三个月。三个月时间,他对日本青训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细致、纪律,训练的强度和完成的质量都非常高。


比他早一年来到鹿岛鹿角的“师兄”黄鑫鹏去年参加了比赛,现在黄鑫鹏的日语已经非常流利,而陈祥煜还只能处于简单交流的状态中。鹿岛和华夏都住在同一幢楼,吃饭的时候经常能碰到,华夏的主教练、日本人西村崇特意地跟陈祥煜打招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日本青训的成功,让他们成为中国足球的一面镜子。


对于年轻的中国球员,石津快是这么评价的:“技术、基本功和节奏方面差一点,打法比较直接,细节方面也差一些,但是,他们的优点是身材突出,速度非常快,这是日本比较欠缺的。”


的确,像石津快这样的身材,在中国只怕早已经淘汰了,但在日本,他有生存的空间。


“我知道自己比较矮小,但我知道怎么去抗衡1米9的大个子。”

▲石津快和陈祥煜


在输掉揭幕战以后,恒大接下来1比2输给班菲尔德,1比3输给莫斯科斯巴达克。河内次仗0比8输给斯巴达克,随后1比0战胜了班菲尔德。


另一组,华夏0比1输给克鲁塞罗,0比4输给马德里竞技;鹿岛2比6负于马德里竞技,1比1战平克鲁塞罗。


鹿岛和克鲁塞罗的比赛中,陈祥煜门前浪费了一个绝佳的机会,这让他好不懊恼。“机会只有一个,把握住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果陈祥煜绝杀成功,鹿岛鹿角就会压倒克鲁塞罗出线。


于是,前四的球队由欧美球队包办,四支亚洲球队争夺5到8名,很符合亚洲球队的实力和定位,对于观察亚洲青训水平的人来说,这是最好的安排——四支队伍都能相互较量,彼此之间的优劣,一目了然。


4月12日上午10点,广州恒大对阵鹿岛鹿角,另一个场地,河北华夏对阵越南河内。

在比赛之前,恒大队长张子立说:“我们渐入佳境,相信一定会赢的。”两名前锋张骏烨和吴俊杰同样如此认为——吴俊杰来自安徽蚌埠,师从来宪强教练,是不折不扣的李毅和韦世豪的师弟。张子立来自成都,2012年恒大刚开始招生的时候已经入校,当时他毫无足球基础。从一个零基础的学生变成现在的队长,其中付出的汗水可想而知。


比赛精彩而胶着,鹿岛首先破门,然后张骏烨扳平比分;下半场替补登场的苏天仕为恒大反超比分,终场前,陈嘉峰的回传失误,让鹿岛鹿角扳平了比分。


如此巨大的失误,让对方扳平,陈嘉峰的自责可想而知,门将霍深坪安慰他:“我们还没有输,放心,点球还有我呢!”


气氛白热化。点球大战中,先罚的鹿岛四罚四中,恒大前四轮四罚三中,最后一轮,只要鹿岛罚中,比赛宣布结束,但是,霍深坪扑出了对方15号伊藤龙之介的点球,而伊藤则是在终场前为鹿岛鹿角扳平比分的队员。


伊藤懊恼不已,在中圈的队长石津快步行过去安慰他,这是他作为队长要尽的责任。

从日本出发之前,队伍强调的最多的是纪律:一、见人一定要主动打招呼;二、所有经过的地方,尤其是宿舍和场地,都要清理干净。所以,鹿岛的宿舍非常干净,就算有专门的服务人员清扫,他们也会在工作人员到来之前,简单清扫一次,这是他们在日本就养成的习惯。


良好的习惯,来源于平时的一点一滴,鹿岛的选材标准第一条,那就是品行。脾性大于个人能力,献身、尊重和诚实是鹿岛鹿角青训的三条信条。


那是巴西名宿济科在鹿岛鹿角执教时打造出来的。


恒大死里逃生,最后霍深坪再扑出对方点球,赢了!


这是恒大足校在本次比赛获得的第一场胜利,还是通过惊心动魄的点球大战获得,而且战胜的还是鹿岛鹿角,队员们兴奋的心情可想而知,他们尽情地庆祝以后,犯下大错的陈嘉峰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教练们安慰他:“这就是足球,从失误中会获得成长,抬起头来。”场边的妈妈也把自己的孩子一把搂着……

那一边,在致谢完毕以后,石津快最后一个走进更衣室,他很不甘心,他是个特别讨厌失败的人。


在和恒大比赛的前一天,采访他的时候,说起了铃木优磨。鹿岛的青训总监高岛雄大之前告诉我,铃木优磨小时候得分能力特别突出,所以教练们都喜欢他,而他又是个极其好胜的人,只要输了球,他就非常生气,不停地加练,这是不需要教练去强迫的。


“我也是那样的人!”石津快斩钉截铁地说。


而在另一场比赛中,也是点球决战,最终华夏胜出。比赛中河内队员6号队员阮德英故意击打对手被红牌罚出,成为当天比赛的最大新闻。


“那个队员的脾气不大好。”熟悉河内这支队伍的人士说。


压力,哪支队伍都有压力,而运动员成长中最好的老师,就是压力。

▲面对对手的非体育道德行为,小将郑昊坤保持了冷静


最后一轮,恒大足校2比0战胜了河北华夏,成为第5名。鹿岛鹿角2比0战胜了河内。


冠军争夺战在广州越秀山体育场进行,莫斯科斯巴达克和班菲尔德常规时间战成2比2以后,点球获胜,获得了这次比赛的冠军。


每个队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收获。


对于恒大这批队员来说,第一场输给河内以后,质疑他们的声音铺天盖地,随后他们越踢越好,在排位赛中两战两胜,最终排名第五。虽然这些胜利未必能抹掉人们的最初印象,毕竟输给越南的球队,总是给人最深刻的刺激。


“我们在西班牙两年了,这两年的比赛很多,队伍的实力都很强,我们在这边的收获真的非常大。”张子立说。

▲张子立


对于河北华夏来说,这家曾经雄心勃勃的俱乐部在青训上倾注了大量的心血,随着投入的减少,对青训自然会带来一定的影响,不过从今年的表现看,这支队伍仍然具有一定的竞争力,至少,日本人的团队还在继续执教。


对于鹿岛鹿角来说,在队中七八名主力没有来的情况下,能有此表现,也算不俗,只不过我们从中国足球的角度看,觉得中日之间的差距仍然非常巨大,毕竟像石津快这样的队员,技术意识是中国球员中十分罕见的,完全有球星的潜质——但无论是鹿岛青训总监高岛还是他自己都认为:像他这样水平的队员,日本非常常见。


高岛委婉地说:“希望他以后能成为职业队员。”这几乎给石津快宣判了“死刑”,而石津快则说:“我现在一心只想成为职业球员……”


师徒之间到底谁正确,只能用时间来证明了。

而首次参赛的越南河内,向中国足球又一次证明了,越南足球早已不是吴下阿蒙了。


对于中国足球来说,真是前有狼,后有虎。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