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彩票

中国女足缺少的并不是钱,而是对人和规律,最起码的尊重

发表时间:2019-06-28 05:30:41 来源:足球报


特约记者蓝青报道 以含泪而始,以流泪为终。

法国当地时间6月25日,世界杯1/8决赛,中国女足0比2不敌意大利,止步十六强。从第一场惜败德国后,杨丽、谭茹殷竞相揽责的泪水,到小组出线后贾秀全头一次在球员面前落泪,直至淘汰赛命运宣判后李影、彭诗梦们的哽咽至泣不成声……中国女足的第七次世界杯之旅,从头哭到了尾。

赛后的更衣室,贾秀全进去后,又很快出来,没有了往常的“吹风机”,只说了一句“走吧”,留下了现场一片寂静。

这是中国女足第一次没能在参加的世界杯上闯入八强。而球队四场比赛仅攻入一球,也是历届攻击力最差的一次。但另一方面,十六强的战绩,又恰恰与世界第十六的世界排名,完全匹配。

北京时间6月27日下午15时25分,中国女足将乘坐AF382次航班回到国内。一周后,为世界杯让路了整整半年的女超联赛将拉开战幕。在四年一度的世界杯上频上热搜后,中国女足注定又将回到熟悉的沉寂中。



意大利女足可能是中国女足在1/8决赛所能碰到的最理想的对手,反之,同样成立。

嘴上说着对失利“我挺甘心”的贾秀全,接下来的一句话可能更符合真实的想法,“不甘心也只能以后再说。人生没有几个四年,这是离八强最好的一次机会。”

基于对意大利女足的了解,认为“这场比赛有的拼”的贾秀全,一改小组赛中防守反击的战术,而是选择了主动出击。事实上,“增强进攻”的信号,被贾秀全在赛前几天的公开训练及新闻发布会中,就有意无意地释放了出来。

但到了比赛中,意大利女足可能是战术更有针对性的一方。“中国队两个中后卫在位置后撤时表现很好,但身后有空间时表现就不是很好。”如主帅贝特里尼所部署,意大利女足此役放弃小组赛中的高空轰炸,专打中国队后卫身后。在中国女足主动攻出来的情况下,此前被普遍赞誉的后防线频频出现松动,给了意大利队更多的反击空间和时间。

在贾切蒂利用中国女足后防线失误、在由守转攻的反击中首开纪录前,意大利已经利用反击机会连续威胁了中国队的防线,还曾攻入了一粒越位球。而意大利队下半场伊始的第二个进球,同样来自中国女足自身的失误。“足球就是这样,看谁先犯错误。”贾秀全说。


如果只看数据,这可能是中国女足本届世界杯最好看的一场。整场比赛,中国女足在控球率上以51%对49%稍占上风,20次射门5次射正,也要稍高于意大利队的16次射门5次射正,但真正能威胁到对方球门的机会寥寥。某种程度上,中国女足稍显漂亮的数据,也得益于对手主动放弃了对球权的掌控,专心打反击。

相比于意大利整场比赛没有获得一个角球,中国女足足足有9次角球机会,但无一给对手制造威胁。同样的问题也出在传中的质量上,中国女足28次传中,是对手的三倍还要多,但效果同样难言理想。《米兰体育报》指出,“当无数次传中都被我们的中后卫化解时,中国队没有B计划。”

除了引以为傲的后防线在意大利队的逼抢下频频出错外,中国女足在进攻端上也没能发挥出应有的水平。除了王霜的传球渗透和李影的坚决向前这些个体的闪光,很难找到整体的套路与亮点,球队每个人的进攻始终不在一个节拍上。

“我们防守做得还不够好,让对手抓住了机会;进攻做得还不够耐心,门前把握机会的能力还是要提高。”队长吴海燕强忍着眼泪,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失利的原因所在。

“不是意大利打得有多好,是我们自己做的还不够好……”如李影所说,即便在比分落后的情况下,中国女足也让人看到了扳平甚至反超比分的可能,但球队最终还是输在自身。



在总结自己执教中国女足的首次世界杯之旅时,贾秀全说,自己体会到了执教生涯前所未有的“残酷性”:“抽签后都说是死亡之组,就是以死为定,但是姑娘们打出了自身的东西小组出线;这场球遗憾在最有希望进八强的时候我们先犯错了 ,这是我最遗憾的。”

在生存或者死亡的淘汰赛阶段,任何一个因素都足以左右球队最终的命运。

“中国失去了中场的控制力,没有展现出她们的才能。”贝特里尼直言不讳地指出了中国女足的问题所在。表面上,中国女足的丢球来源于后防线上的失误;但恰恰是因为中场的失控,才导致了中国女足在防守时没有屏障、进攻时没有衔接。

因为想要掌握进攻的主动权,中国女足让司职后腰的王焱在此役中更多地向前,但王焱却恰恰是以防守见长的后腰,进攻并非她的强项。在下半场更擅长组织进攻的姚伟替补登场后,中国队的中场才有了更多直接向前的输送和串联——在两球落后时的这个换人,多少还是太迟了一些。

中场人选的隐患,早在小组赛第一场、甚至球队出征法国前就已经埋下。贾秀全接手后,球队一直以来的主力双后腰搭档张睿和杨莉娜在世界杯前先后突然莫名落选大名单,张睿悄无声息地赶上了压轴回归,而没有伤病的杨莉娜则彻底与世界杯无缘。


而作为2016年的亚洲足球小姐三甲候选人,谭茹殷在首战德国上半场替补登场后,利用一脚出球的大范围调度拉开了对手阵型,并为球队的防守竖起了一道屏障,直接改变了场上被动的局面。但在一个解围失误送出的角球导致球队失球后,谭茹殷再也没有获得过一分钟的上场机会。

如果谭茹殷和杨莉娜能够获得最起码的信任,以她们的能力,是不是也能和张睿一样,在最为关键的时候给球队带来更多的帮助,中国女足的中场也就不至于如此捉襟见肘?

教练的信任能直接影响和改变一个球员的状态甚至能力。中国女足并非没有正面的例子。身高1米80的林宇萍国际比赛经验匮乏,在阿尔加夫杯上的表现饱受诟病。但她是极少数几乎没有被贾秀全骂过的球员,不断被给予机会,这才有了这名并不年轻的“新人”在世界杯一场比一场更为自信的表现。

“意大利全体队员都做出了一种敢于比赛的竞技状态,能够很享受地去投入到比赛中,展现出自己的技战术和个人特点。我们感觉还是有一些紧张,不敢于拿球,不敢于去传接。更多还是自身的精神状况出了问题吧。”当被问及中国女足和意大利差在了哪里时,王霜说了实话。


在1/8决赛中,调整了心理状态的王霜只是展现出了自己正常的实力,就足以成为球场的主宰。她在小组赛中的失常表现,真正的问题并不是身体状态,而是心理状态。

“我们的进攻端是真的有能力的。但因为缺乏信心,没有发挥出来。”如老女足国脚王丽平点评,“缺乏信心”和“眼泪”一样,始终是贯穿中国女足这届世界杯的关键词之一。球员在场上不敢拿球、生怕在自己脚下犯错的畏惧,何尝不是平时训练氛围的真实反应——教练组后期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在世界杯前开始有意识自我纠错、调整备战氛围,但心理上的阴影已经埋下。

如球队所展现的铁血防守一样,最终站在世界杯赛场上的23名中国女足球员,每一个都经历了千锤百炼,有着极强的抗压能力。但正如浦玮意味深长所言,“在生活中,她们需要更多的爱戴和爱护。”

“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四年前,这一批球员曾以迥然不同的鲜明个性俘获人心,让中国女足重新回到了公众视野,成为了新一代的偶像;但这一次,她们留给跟队记者的印象,却是“每个人的表述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有记者委婉地在发布会上询问贾秀全,这支中国女足给人纪律严明的形象,但是否缺少了一点个性。

如果球员不会因为接受采访时话语的“不够正确”而恐惧,中国女足是不是能够在世界杯上更多地展现出她们所真正渴望表达的自我,从而让更多的人喜欢上中国女足这支球队、乃至女足这项运动?



鲜有人提及的残酷现实是,这批中国女足,很可能是未来十年、甚至更长一段时间里,最好的一批中国女足。“我们这批人,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还能有下一届。”队员们的伤感,多少也来源于,她们可能是最后一批、还能跟世界强队抗衡的中国女足。

去年亚运会结束后,中国女足大半年圈养起来、一成不变的30人大名单曾被报道成了“完成老中青更新换代”的统一口径;但真正出征世界杯的23人中,有至少1/3是最后阶段才入选的、此前的国家队常客——包括韩鹏、杨丽、谭茹殷、宋端、王焱等等。

与四年前的加拿大世界杯相比,中国女足在这个周期真正成长起来的新人只有彭诗梦、姚伟俩人,挑大梁的依然是王珊珊、古雅沙、吴海燕、刘杉杉等上一届的主力框架。在这一批球员中,多达9人有接近和超过百场的国际A级赛经验——几乎每一个,都是在20岁出头、甚至不到20岁时就成了国家队的常客和主力。

张睿、古雅沙、娄佳惠这一批球员参加了2009年的世青赛;吴海燕、刘杉杉、李影等92、93一代,以及王霜、谭茹殷等94、95一代,则是中国女足最后一批即参加了世少赛、又参加了世青赛的球员。但在世青赛和上一届世界杯中大放异彩的94、95这一代,却在这四年频繁换帅以及各种各样的动荡中,放缓了成长的步伐,如今只有王霜一人能坐稳国家队主力。

中国女足再下一批被寄予厚望的,是参加了去年世青赛的99、00一代。在过去一年的国家队集训中,这批球员在国内联赛尚未立足的情况下,被破格选拔进国家队重点栽培,但最终,只有门将徐欢搭上了世界杯的列车。


“国家队的球员,真的都是最好的球员。”最被看好的小将张琳艳就曾坦言,她们这一批距离国家队的标准,还有很大的距离。这与当年谭茹殷、唐佳丽和王霜这一批球员在世青赛结束后直接凭借硬实力竞争国家队主力位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再往下数,则更令人绝望。今年,U19女足亚青赛和U16亚少赛都将打响,中国女足这两支球队本身的基础就薄弱,还都被分到了死亡之组,出线难度极大。一旦再错过了世青赛和世少赛,人才断层的问题只会愈发凸显。

人为因素也是阻碍女足青年国字号建设的一大问题。以目前这支U19国青女足为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经更换了陆亿良、王军、朴泰夏三名主帅,前两任都只带了一次比赛就被更换,球队的技战术风格至今未能形成,展现出来的能力也无法乐观。

不够通融的管理方式,同样在扼杀着中国女足原本就匮乏的好苗子。国青队中,一名天赋异禀的球员,就因为迟到、涂口红等非原则性的问题被球队开除,还被国内比赛禁赛半年、国字号禁赛一年。且不说国字号犯错、俱乐部处罚的程序不正义,对于正在涨球、需要比赛的年轻球员来说,一年无法参加高水平比赛,几乎就葬送了她的前程。

“连圈内人自己都不珍惜踢球的女孩,还指望谁珍惜呢?”有老女足的国脚对这样不近人情的管理方式感到痛心。国内女足联赛的情况同意不容乐观。当2019年女足世界杯八强中有七支欧洲球队时,人们感慨于欧洲足球成熟的联赛和俱乐部体系造就了欧洲女足国家队的强大,却不知道,在中国,女足联赛的发展是在倒退的。


过去三年,女超、女甲联赛逐步增加投入,甚至一度引发装备竞赛,顶级外援和国脚的薪资可以媲美甚至超过欧美女足联赛,竞争力也随之有所提高。但在一切为世界杯让路的指挥棒下,为了备战世界杯,2019赛季的女超联赛上半年全部取消,推迟到了世界杯结束后再开始;新赛季女超联赛从7月13日开始,到9月22日结束,一个赛季的比赛压缩在三个月内结束。其中有三周都是一周三赛。

高密度压缩的赛程不仅损害了联赛的质量,也极易引发球员的疲劳和伤病——中国女足很多球员状态起伏过大,都与从小训练比赛过密,超负荷运动有关。

“这种赛程,真的是逼我们老队员退役。”有国脚直言不讳,而地方队教练同样无奈于人员频被国字号征召、导致球队连队内分组对抗都无法完成。

在人们怀念“99黄金一代”铿锵玫瑰接近顶峰的20周年之际,关于长期集训、损害联赛这些曾在过去不断被反思的事物,却大有复辟之势。有关长期高压集训对人的压抑,老女足的队员都曾深恶痛绝,这也是她们退役以后大多不愿意执教的原因。

当人们在谈起女足时,总是会拿“穷”和“苦”做文章。但至少,中国女足在国字号层面并不缺钱。女足国家队的训练津贴去年升级为了每天600元,今年更是改为了“年薪制”,分为30万和60万两档。而据了解,国家队本届世界杯小组出线的奖金,也将数倍于去年亚洲杯的奖金,放眼世界都算非常可观。


中国女足缺少的并不是钱,而是对人和规律,最起码的尊重。